歡迎來到期刊VIP網
期刊VIP網10年服務積淀,累計發表20萬份稿件,想要發表論文就來期刊VIP網
快捷導航
城市管理
交通運輸
車輛管理
求職就業

長三角城市群的發展戰略框架

發布時間:2018-04-03 14:34所屬分類:城市管理瀏覽:1加入收藏

這篇現代管理論文投稿發表了長三角城市群的發展戰略框架,中國經濟發達的城市群集中在長三角附近,中國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效率成為更重要因素,有學

  這篇現代管理論文投稿發表了長三角城市群的發展戰略框架,中國經濟發達的城市群集中在長三角附近,中國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效率成為更重要因素,有學者認為長三角城市群即將成為一個新的世界級城市群,論文探討了協同創新視角來考察長三角城市群的發展戰略,給出了長三角城市群的協同創新戰略框架。
 

西部資源

  關鍵詞:現代管理論文投稿,協同創新,長三角城市群,發展戰略

  一、 引言

  當前,中國經濟的增長已經從過去的高速增長轉變為當前的高質量發展階段,質量和效率已成為比速度更為重要的因素。在這個背景之下,黨的十九大已經明確提出要“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并將“創新”定義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針對相對發達的東部地區,更是要求“以創新引領,率先實現優化發展”,“以城市群為主體,構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城鎮格局”。

  實際上,根據我國十三五規劃中對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要求,2016年以來國家發改委陸續出臺了一系列城市群發展規劃。其中,長三角城市群被認為是中國經濟最具活力的城市群之一,因為其開放程度高、創新能力強,發展規劃的目標層次也非常高,要求“必須堅持世界標準、瞄準國際標桿,建設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世界級城市群”。

  學術界對于“城市群”的研究由來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法國學者Gotmann對美國波士華城市群(BosWash)的研究。Gotmann(1957)在其開創性的文獻中提出了城市群(Megalopolis)的概念,主要指在一定地理范圍內若干城市通過空間關聯效應實現聯動發展共同構成的多層次大型城市聯合體。Megalopolis一詞在有的文獻中也被譯為“城市帶”、“城市連綿區”等,但在近年來的中文文獻及官方規劃提法中主要采用“城市群”的說法。Gotmann(1961)認為城市群的發展是城市化進一步發展的必然,是區域城市空間發展的高級形式。在城市群的發展中,各城市節點間生產要素流動頻繁,商品和服務交易活躍,科技創新及其產業化活動相護關聯協同發展,成為不可分割的整體。

  隨著城市群理論傳入中國,中國的城市群發展也越來越多地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其中,長三角城市群作為中國最重要的城市群之一,一直是產業界關注的焦點和學術界討論的熱點。從官方的規劃文件看,長三角城市群的范疇也從最初的10個市的范圍①逐漸擴展,變為如今的江浙滬皖四省沿江發展的26市的范圍②。但是,城市群的發展不是單靠概念的擴展來完成的,世界級的城市群需要基于全球視野來規劃和布局,更要考慮節點城市之間的相互協同。考慮到科技創新在經濟發展中的引領作用,本文基于協同創新視角來考察長三角城市群的發展戰略,首先從全球視野審視當前主要的世界級城市群的基本情況,比較分析長三角城市群的創新驅動潛能,進而從空間協同和產業生態協同兩個方面構建長三角城市群協同創新發展的戰略框架。

  二、 世界級城市群的國際比較

  當前,比較公認的世界級城市群有五個,都分布在美歐日發達國家和地區,分別是美洲的美國波士華城市群和北美五大湖城市群、歐洲的歐洲西北部城市群和英倫城市群、日本的東海道城市群。

  美國波士華城市群③位于美國東北部,包括波士頓、華盛頓、紐約等大城市及其周邊的40多個中小城市。這個城市群是Gotmann首先研究并第一個提出的城市群,目前城市化率達90%以上,常住人口數量6 500萬人,人均GDP為6.2萬美元。該地區面積13.8萬平方公里,占美國國土面積的1.5%,卻集中了美國20%的人口,創造了全美30%以上的制造業產出,世界上最大的國際金融中心紐約被囊括其中,集中了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哥倫比亞大學、紐約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等世界頂級高校和科研機構,長期以來被認為是當今世界上經濟發展最為強勁、科技和教育水平最高的城市群。

  北美五大湖城市群位于美國和加拿大之間的五大湖沿岸,包括美國的芝加哥、底特律,加拿大的多倫多、魁北克等城市以及它們周邊的市鎮。在這個城市群中,100萬人口以上的城市有20多個,是一個超越國境的城市群,橫跨美國、加拿大兩個國家,城市群的區域面積24.5萬平方公里,總人口5 000萬人,年地區生產總值達3.36萬億美元,人均GDP高達6.7萬美元。盡管近年來北美制造業有所衰退,底特律的汽車產業遭受了一定的打擊,但五大湖城市群整體上仍是世界上最發達的城市群之一。

  歐洲西北部城市群也是一個跨國界的城市群,位于法國、比利時、荷蘭、德國的交匯地帶,包括巴黎、鹿特丹、法蘭克福、布魯塞爾、波恩等城市。這個城市群總面積14.5萬平方公里,總人口4 600萬,人均GDP達到4.6萬美元。

  英倫城市群是以英國的首都倫敦為中心的城市群,由倫敦和利物浦周邊的城市構成,其中,倫敦是世界上最早的國際金融中心。英倫城市群是產業革命后英國主要的生產基地,面積為4.5萬平方公里,在18.4%的國土面積上集中了62.7%的人口(3 650萬人)和80%的經濟產出,人均GDP達到5.5萬美元。

  日本東海道城市群④包含以東京、大阪、名古屋三個大城市為核心的城市圈,其中,東京是世界主要的國際金融中心之一。城市群的區域面積3.5萬平方公里,在6%的國土面積上集中了61%的人口(約7 000萬人)和65%的工業產值;人均GDP達到4.8萬美元。

  這幾個國際公認的世界級城市群都有以下幾個方面的特點:(1)存在一個或多個港口,交通便利;(2)制造業發達,集中了大比例的經濟產出;(3)人口集中,高度城市化;(4)服務業集聚,金融、教育、科技資源豐富。世界級城市群的這幾個特點是相輔相成的:交通便利是制造業發展的基礎,而制造業高度發達所創造的工作機會吸引了大量人口的集聚;隨著人口大量流入,城市得以擴張,進而各種服務業得以集聚發展;服務業集聚發展進一步吸引更多的人口流入,產業逐漸升級,實現金融、教育、科技資源集聚。

  相比之下,中國的長三角城市群也同樣具備這幾個基本條件,而且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逐漸成為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增長極。以下本文將從協同創新的視角,重點挖掘長三角城市群的創新驅動潛能,進而提出協同創新發展的戰略框架。

  三、 長三角城市群的創新驅動潛能分析

  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崛起,中國的城市群逐漸進入國際社會的視野。目前,部分學者開始將以上海為龍頭的中國長三角城市群列入世界主要城市群名單中,稱之為“世界第六大城市群”。事實上,“堅持世界標準、瞄準國際標桿,建設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世界級城市群”也是最新的國家發展規劃中對長三角城市群提出的目標要求。

  長三角城市群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1982年國務院提出的“上海經濟區”,其中包括蘇浙滬的10個城市。后來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蘇浙滬皖三省一市之間的發展聯系越來越多,長三角城市群的概念也多次發生變化。目前對長三角城市群最新的官方界定是2016年6月國家發改委發布的《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中給出的,包括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沿江發展的26個市,國土面積21.17萬平方公里,2014年地區生產總值12.67萬億元,總人口1.5億人,分別占全國的2.2%、18.5%和11.0%。長三角城市群是中國經濟發展最活躍的地區之一,被視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

  和世界主要城市群相比,盡管長三角城市群仍處于較低發展水平,人均GDP僅1.4萬美元,低于其他五個世界級城市群(按人均GDP水平依次為:五大湖城市群6.7萬美元、波士華城市群6.2萬美元,英倫城市群5.5萬美元,東海道城市群4.8萬美元,歐洲西北部城市群4.6萬美元),但是長三角城市群的經濟發展潛力和創新驅動潛能卻是不容小視的。在長三角城市群“三省一市”的格局中,上海是經濟發展的龍頭和金融中心,同時有著廣闊的腹地,能夠與沿江三省實現經濟聯動發展。在科技創新能力方面,“三省一市”聚集了300多所高等院校、近300家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和工程實驗室等創新平臺,年R&D;經費支出和有效發明專利數均占全國30%左右。在目前獲批的三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中,有兩個位于長三角城市群區域內(上海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合肥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在創新環境營造方面,長三角城市群也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這里云集了全國最具活力的制造業集群,產業基礎雄厚;上海正在打造國際金融中心,匯聚了大量的證券、基金、風險投資等金融機構,雄厚的資本力量對企業的創新轉化形成強有力的支持。不僅如此,長三角城市群也是中國最開放、國際化程度最高的地區,國際貿易活動頻繁,貨物進出口總額占全國的32%,外商投資熱情高漲,實際利用外資總額甚至超過了全國的一半,達到55%。這也為長三角城市群融入全球產業鏈和全球研發網絡創造了良好的基礎條件。

  四、 長三角城市群的協同創新戰略框架

  1. 空間協同戰略。長三角城市群是以空間相互關聯為基礎的城市群,應該注重發展的空間協同性。在長三角城市群的空間格局中,上海是經濟發展的龍頭、未來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南京、浙江、合肥三個省會城市和其他節點城市也是地區發展的經濟中心和科研力量聚集地,它們不僅是創新思維的策源地,而且是應用技術的創造基地和創新要素的集散地。在長三角城市群技術創新的空間協同戰略中,應該通過區域創新合作和創新資源共享有效提升核心城市的原始創新能力和應用技術服務能力,促進區域創新產業鏈深度融合,創建區域聯動發展的新模式。

  在區域創新合作方面,要推動區域內的高校、科研機構和科技企業開展合作攻關,在電子信息、人工智能、先進制造、公共安全、醫療環保等領域進行跨區合作,形成長三角科技創新網絡(Qiao & Yang,2015),并主動對接全球高端科技創新水平,融入全球科技研發網絡,共同提升長三角區域的整體科技實力,促進區域產業能級的提升。

  在創新資源共享方面,應該推動長三角城市群的科技資源共享,包括大型科學儀器的跨區協作、科技文獻和專利信息資源共享、專業技術服務互聯互通等,逐步構建長三角區域科技創新資源的網絡對接平臺,通過資源共享提升區域創新的整體水平。

  2. 產業生態協同戰略。科技創新活動不是孤立出現的,而是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在一定的產業生態環境下萌發出來的。在長三角城市群的產業生態格局中,高校和科研院所是原創科技理論和技術創新的源頭,科技企業是應用技術創新的主體,金融機構是技術創新活動的資金提供者。在整個創新生態環境中,公立研究機構和企業私營研究機構、科技企業、天使投資和風險資本和法律服務、會計服務等專業中介配套服務緊密合作,科研、企業、金融各業相互協作,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和價值鏈,共同推動科技創新和科技成果轉化,實現產業經濟轉型升級。政府主導設立的科技轉化引導基金可以作為科技創新產業生態格局中的重要力量,凸顯其“引導”功能。作為一種統一安排,可以考慮由蘇浙滬皖共同設立“長三角科技轉化引導基金”,引導城市群的科技創新發展。

  實現產業生態協同,必須培育壯大科技創新的主體,提高科研院所、高校以及創新企業的創新活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尊重科技創新的科學規律,落實科技創新的激勵機制,激發科技人員和科技企業的創新積極性。企業作為市場運行的主體,應該凸顯“市場導向”意識,著力促進創新要素向企業集聚,發展“孵化+創投”模式,通過集成創業服務、融資擔保、法律咨詢、會計服務等各種中介功能,推動創新技術成果從實驗室走向市場。

  營造長三角城市群的產業生態環境,應該大力推進產業跨界融合,打通不同學科領域間的專業界限;應該促進不同高校、研究機構之間的跨組織合作,促進建設世界級大科學設施集群,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協同創新平臺;應該優化專業服務體系,通過設立技術交易中心、科技轉化平臺、科技評估和檢測認證公共服務平臺等創新服務平臺,促進技術擴散、成果轉化,強化科技創新鏈的深度融合,推動先進制造產業集群和高端服務產業集群的發展和壯大。

  此外,產業生態協同戰略不應該僅僅看到長三角區域內的生態協同,還應該將長三角城市群放到全國乃至全世界的范圍內來看,主動對接世界級科技創新水平,融入全球研發網絡,努力使長三角城市群成為全球科技創新網絡的重要樞紐。

  五、 結語

  作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增長極,長三角城市群的協同創新發展對中國經濟的轉型升級是至關重要的。在協同創新戰略實施過程中,需要注意以下三個方面:

  1. 合作共識原則。長三角城市群是一個通過空間關聯關系聯系到一起的一個城市群,涉及到三省一市多方面的利益,因此在合作過程中應該注重聯系交流、達成合作共識,在合作共識的基礎上才能互相協調配合,最終實現整體的目標。

  2. 利益共享原則。合作總是以利益共享為基礎的(喬軍華、楊忠直,2013),長三角城市群的科技創新聯動發展必須協調考慮各方利益,在綜合考慮各方的投入、收益基礎上通過頂層設計構建合理的利益共享機制,推動城市群的協調發展。

  3. 市場導向原則。科技創新活動作為社會經濟活動的一部分,有其內在的經濟規律。在協同創新支持政策的制定中,一定要充分尊重經濟規律,切實發揮市場的資源配置功能。通過科技創新實現產業升級是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手段,因此科技創新活動應該緊盯市場需求方向,為經濟發展服務。

  長三角城市群是中國經濟最具活力、科技潛力最大的城市群之一,在中國“兩個一百年”目標即將實現的關鍵期,長三角城市群的發展也面臨著重大契機。長三角城市群各界應該通力合作、把握機遇,堅持世界標準、瞄準國際標桿,努力將長三角城市群建設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有全球影響力的世界級城市群”。

  注釋:

  ①在1982年國務院提出的“上海經濟區”中,將長三角城市群的空間范圍界定為上海、杭州、嘉興、湖州、寧波、紹興、蘇州、無錫、常州、南通10市。

  ②在2016年國家發改委發布的《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中,長三角城市群被明確指出包括上海,江蘇省的南京、無錫、常州、蘇州、南通、鹽城、揚州、鎮江、泰州,浙江省的杭州、寧波、嘉興、湖州、紹興、金華、舟山、臺州,安徽省的合肥、蕪湖、馬鞍山、銅陵、安慶、滁州、池州、宣城等26市。本文的研究以此為基礎。

  ③在有的文獻中又稱為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波士頓—華盛頓(BosWash)城市群。

  ④在有的文獻中又被稱為太平洋沿岸城市群。

  參考文獻:

  [1] Gottmann, J.Megalopolis, or the urbanization of the Northeastern Seaboard.Economic Geography [J].1957,33(3):189-200.

  [2] Gottmann, J.Megalopolis.The Urbanized Northeastern seaboard of the United States [M].New York: The Twentieth Century Fund,1961.

  [3] Qiao,J and Yang,Z.Mechanism of R&D; Network Formation Based on a Network Embeddedness Game Model[J].Journal of Management Analytics,2015,2(2):154-174.

  [4] 喬軍華,楊忠直.研發網絡的利益分配機制——基于效率補償的研究[J].軟科學,2013,27(3):1-3.

  [5] 陳勁,陽銀娟.協同創新的理論基礎與內涵[J].科學學研究,2012,30(2):161-164.

  推薦閱讀:《西部資源》是由內蒙古國土資源廳主管,內蒙古國土資源信息院主辦的一個立足于內蒙古,反映西部各省(區)市資源開發、保護、管理等各方面工作的綜合性彩印雙月刊,內容以土地、礦產資源為主,涵蓋測繪、森林、草原、環境、旅游、地理等各方面。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qzhrjb.tw/chengshiguanli/44123.html

上一篇:公益性圖書館“避風港”的立法和規則
下一篇:網絡旅游技術的開發與實現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